几乎亏了20年,还被称“流星”,亚马逊竟说接下来十年都不变… …

2017/09/11

亚马逊创始人 贝索斯

今年,亚马逊迎来上市20周年,当初几乎没有人能预见,在线小书商也蜕变为科技巨头。

20年以亏为主的亚马逊,曾被《哈佛商业评论》写下判词:“亚马逊:破产边缘”。


让人大跌眼镜的是,2015年初见盈利势头,不到两年,亚马逊的市值就超越了八家顶级传统零售商的总和,甚至仅次于谷歌。

而它在中国的冒险,也正如零售世界的嬗变,结果无人能预见。

有人说,昙花一现的“明星股”有很多,像微软这样的科技巨头,也曾从“涨幅达94%”变成“蒸发25%”。


里根经济学创造者戴维·斯托克曼,就认为“亚马逊是一颗真正的流星”。


在2012年以来,随着世界三大央行的资产负债表的扩大,亚马逊的股价几乎完全锁定上涨


微软,戴尔,思科这些准成熟的大型公司,并不是销售和利润的下降而泡沫破裂。


反观亚马逊,从0到756亿美元,赶超号称“滚了80年雪球”的老股神,不过用了短短20年时间加上其91%的销售涉及采购、搬运、存储和交货,本质上搭乘“美元汇率波动”,实现了股价飞跃。


亚马逊历年财务报表显示2015年之前,亚马逊收益日增,净收入却常年持平

随着越来越多业务与竞争对手重合,美联储的货币工具推动经济衰退,泡沫随时被刺破。

好风凭借力,推着亚马逊扶摇直上,改变“命运”的,到底还有什么?


据称,1/10美国人都是Prime会员。Prime所提供的免费配送还承诺配送时效,是一件非常昂贵的事。而亚马逊不仅做到了,还打开了无人能敌的美国市场。


在这个会员体系里,消费者缴纳一年费用,即可全年无限次、免运费购买商品。


如果单笔订单成本是8美元,而某Prime会员一年有20笔订单的话,那么公司一年的运输成本就会达到160美元,这远高于79美元的会员费。


然而看似亏损的服务,却是亚马逊跑过 Ebay 的关键决策之一。


“飞轮效应”是指,公司业务间的有机互动,让整体效率大幅提升。


第一,亚马逊以提高消费者忠诚度的Prime服务为起点。付过一笔固定费用后,消费者消费越多,也就感到越值。


第二,引入的Marketplace(集市),为消费者提供更多可选择的第三方商家产品。


第三,随着消费者和第三方商家增多,亚马逊对上游供货商的议价能力也随之提高能得到更多低价商品,吸引会员。


FBA,即亚马逊物流,从仓储到退货的一条龙服务


FBA 与 Prime 服务也形成正循环,当亚马逊自营的商品越来越低价,越来越依赖亚马逊的第三方卖家,也开始销售与亚马逊不一样的商品。


贝索斯常被人问到,10年后会有发生什么变化,却没有人问他接下来10年有什么不会变。


显然后者更重要,因为他的商业帝国就是围绕消费者不变的需求来建造:更低的价格、更丰富的选品和更快的递送。


亚马逊开通昂贵的六国跨境直邮,被认为是对中国跨境电商发起挑战

相信这种“飞轮效应”,会在中国再次奏效。于是去年年底,亚马逊将Prime会员服务带到中国。

此前,中国的跨境电商,如网易、天猫,一般采取集中采购,将商品集中运至保税区,等用户下单时,再由本地物流发出。


这种方式限制了卖家的品类选择,为了避免存货积压,他们只能局限于主流选品。

贝索斯采用的,也是著名投资人查理·芒格强调的 Lollapalooza 效应(不同要素间相互强化并极大地放大)。


虽然订单运费成本高,但不同领域的优势都在互相影响,一旦飞轮快速转动,亚马逊的营收也被激发、放大。

这就是亚马逊,坚持20年勤勤恳恳做基建的原因,把变动成本控制成固定成本,让互联网的连结优势,发挥最大作用。

在中国市场,亚马逊与阿里巴巴,已经默默展开较量。


当两家中美电商巨头碰到一起,已经不是单纯两家企业之间的竞争


10万台Kiva智能机器人用于仓储和拣货,Prime Air的无人机送货项目也已上线


阿里的新零售战略走在亚马逊之前,亚马逊数十个机器人运营中心,也比阿里依托的菜鸟网络和快递公司,更智能。

在本土优势下,去年阿里巴巴以47%的份额稳居国内电商市场第一,而进军中国市场已十多年的亚马逊,仅剩1.3%。(其中,京东份额20%排名第二,唯品会第三,份额3%。

 

看来,作为在中国为数不多的互联网外企“幸存者”,亚马逊的飞轮在中国还没转动,基建仍在继续。 

  

纵使亚马逊有一天成为一颗流星,它所创造的“飞轮效应”也真切地诠释了资本效率的力量。


中国的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不过2.5年,正如每一夜都有繁星点点,银河之中,唯有创造的意义永存。


而在亚马逊与阿里的这场较量中,目前为止,无人能预见结果。

收藏

评论

你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.

云珠沙龙